深圳又一长租公寓爆雷 背后还涉拟上市该公司

  • 时间:
  • 浏览:16

原标题:深圳又一套长租公寓如雷贯耳,背后也有上市公司.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已经采取了措施

第三方托管公司违约使素未谋面的房东和房客成为矛盾的对立面,各自权益得不到保障。然而,“管理不善”似乎总是管理层试图摆脱金壳的合理论据。

受害者亲诉租房爆雷记

10月10日上午10点半左右,当我第一次来到深圳小英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英找房子”)的花园时,发现门口挤满了维权人士。

昨天房东跟她说两个月没收房租了,下周一次次不解决就要关门了。圆圆第一时间联系了租房给她的管家,却被告知已经离职。她打电话给公司的员工,说她刚刚接手。她必须先清楚地了解情况,然后才能给予答复。Garden刚毕业一年。今年疫情期间,我和朋友在龙华区租了一套阁楼公寓。刚来的时候被公寓便利的交通条件和精致的装修风格所吸引。网上联系的管家告诉他们,年费每月只有4200元,每月交400元的物业费就可以租到这套公寓。当时周边两室一厅大概6000元/月,圆圆和朋友当场交了定金,决定租下这套套房。她交了一年的房租,只住了五个月,现在却面临着被赶走的风险。她今天不得不匆匆赶来。

因为是网上签的,圆圆第一次来小鹰号找房子的办公室。公司负责人不在,现场只有保安和社区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办公室里挤满了前来维权的房东和房客。大部分房东两个月没收房租,来求说法,准备强行收回房子。租客包括圆圆都说每年交房租。为什么他们不能继续在合同下生活?

本来小鹰号找房子的商业模式是“高收入低租金”(支付房主的租金高于承租人的租金)和“长收入短支付”(承租人的租期比房主长)。有的房东说他们房子租金的市场价在7500元/月左右,而小鹰号每年向租客收取租金。目前很明显资金链断裂,大量租金无法支付。

现场社区工作人员表示,深圳市住建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安局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分别组织房东和房客填写相关资料。至于小鹰号的找房子,外联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房东和租客可以协商后来公司解约。公司欠房东和租客的钱分六期还,第一期12月30日还。目前已有部分房东和租客签订了注销协议。

房东版:

租户版本:

但很多租客,包括圆圆在内,都认为签了注销函后,只能拿到接近破产信贷公司的“白条”,还要找新房子,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房东想立即解约,及时止损,尽快收回房子,使得本应一致的双方关系变得微妙,房租差异大的存在使得双方沟通越来越无效。

下午6点左右,渊源等了一天的维权终于到了小鹰号租赁负责人(据他自称)那里,负责人说公司现在确实不怎么样,但正在积极解决问题,会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指导下,在2-3周内给出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深圳住房建设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出席了会议

但负责人对现场提出的公司有多少房屋未按时交租、涉及资金多少、公司资金去向、公司与三色之家的关系等问题,没有给予明确答复。

“当然愿意再等2-3周,但是不知道楼主愿不愿意,”圆圆说。

但是很多房东说每个月收的房租要用来支付房子的贷款金额,会给小鹰号找房子和租客时间,银行不给时间。而且房东说,除了空置期,小鹰号还欠她三个多月的房租。根据合同约定,房租延误15个工作日,房东有权解除合同。

10月10日晚,部分租户在腾讯新闻上发布相关话题。

高风险疯狂扩张背后或为支撑关联公司核心业务?

9月23日,小营公寓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公司仍在正常运营。据10月10日现场统计,小鹰号已有300多名业主拖欠房款找房子。

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深圳市小营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27日,公司发生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此外,几位租客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他们在“三色之家”APP上签了租房合同,工作人员也表示,小鹰号找房子背后的母公司是三色楼,但现在无法在APP上查看房屋租赁合同,小鹰号找房子也没有官方声明回应其与三色楼股份有限公司的关系,但是, 记者通过公开信息发现,小鹰号的找房子、城市对城市的找房子和三色住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据悉,三才佳是生活服务行业的全服务SaaS服务商。其公司正式推出六大管理系统:人力资源管理系统、客户管理系统、交易结算管理系统、数据分析管理系统、产品管理系统、供应链管理系统,主要用于房屋租赁行业、家政服务业、社区超市行业、物业管理行业、家装行业等社区场景。三基色最近在美国股市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准备上市,募集资金不超过3000万美元。

根据天研查的企业结构图中的信息,三财甲和诚诚方背后有相同的股东或真正的投资者,三财甲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写明诚诚方是三财甲的关联方。

三色旗家族和小鹰号找房子的股权关系不能直接体现。目前只查到其母公司陕西小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三蔡家和成城的登记机关为xi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发展分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城市找房子和小鹰号找房子制造的所有SaaS系统都是从三色家庭购买的。

招股书显示,三才佳2019年净利润转正,达到645.77万美元,比上年大幅增长532%。但截至3月31日的2020年和2019年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转让90%租赁后,收益并未下降,利润大幅增加。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的原因是,该公司已将其重点从租赁市场转移到物业网站服务和锁销售(也可以理解为其SaaS业务和智能锁销售业务)。其中,成成任芳是其最大客户,收入占比62.2%。

同时,招股书中提到,其物业网络服务和锁销售分别于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初推出,截至2019年3月31日,这两条业务线前六个月无收入。

小鹰号成立于2019年9月,之后以“高收入、低租金、长收入、短支付”的模式迅速扩张。每个套房源都购买了三色屋的核心业务——SaaS和智能锁。因此,小鹰号的搜屋规模将会不断扩大,这也将促进三色屋业绩的持续增长。

什么时候可以休息

9月1日,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发布风险警示,提醒广大房屋租赁当事人在租赁活动中要慎重选择,注意筛选,并公示了已被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关注和约谈的企业名单,其中广州小营租赁房、市找房广州分公司、三财家广州分公司均已挂牌。

9月初,深圳市易立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高收入低租金、长收入短支付”的经营模式引发“雷爆”,现已卷款潜逃。

关于“托管公司跑路,租客和房东该怎么办”,记者采访了多位法律专业人士,被告知这个问题目前在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争议,各地执行标准不一。

理论上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是楼主要承担责任。持此观点的法理是,根据《总则》《民法》第162条对代理的定义,房东与托管公司签订的托管合同包含委托代理的权限。事实上,托管公司和租户签订的租赁合同是在行使委托代理权。合同对房东也有约束力,承租人合法取得房屋占有权。即使托管公司未能履行与房东的合同义务,承租人仍享有房屋使用权。

第二种观点认为,承租人应当承担责任。这种观点是基于房东和托管公司是事实租赁关系而不是委托关系,托管公司和承租人也是租赁关系的法律关系。它们之间的法律关系是:房东是出租人,托管公司是承租人,承租人是转租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24条法律规定,因托管公司无力支付拖欠租金,房东有权解除协议,收回租金。

现实中,托管公司跑路,损害了房东和租客双方的利益。即使起诉托管公司胜诉,对方也已经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还款能力的空壳公司,所以挽回损失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前面的案例来看,基本上是租客和房东分别协商承担部分损失。

针对深圳小营找房子未交房租一事,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深圳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长租公寓本身存在结构性问题,政府部门正在积极有序推进事件的解决,希望受害者能够理性维权。

第三方租房平台的出现,原本占据了国家重租轻卖的日子,大规模房屋装修的地理优势,以及对租房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的人群。为什么短短四五年行业下滑迅速,打雷频繁?

究其原因,行业本来应该是一个长期投入较大的行业,但目前大部分企业为了尽快获得现金流,争夺市场份额,都在玩金融游戏,或者推出租金贷款,或者采取“高收入低租金”的经营模式。但这种商业模式自然存在缺陷和巨大风险,在市场规则下已经被证伪。

今年9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了《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号文件,明确规定了房屋租赁企业的资质、行为、监管机制和法律责任。该条例是我国住房租赁领域的第一部规范性监管文件,旨在规范住房租赁活动,维护住房租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建立稳定的住房租赁关系,促进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杭州等地也开始试行“风险防控基金”等新的监管政策。

业内人士表示,房屋租赁行业将很快面临最强的监管,也将迎来发展机遇。“监管有望结束行业内的各种乱象,为企业创造更好的环境